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老酒陈事儿 28  

2015-12-08 14:57:08|  分类: 情感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里的夜,天高露浓,很静。没有清冷的月光,山野显得更加幽婉,银河的繁星却越发灿烂起来。茂密无边的野草深处,此唱彼应地响着虫儿的唧令声,蝈蝈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像断断续续吹着寒茄。

夜,如同织就的一个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像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留给人的,只有模糊、空幻,夜,隐藏了细微,保守着白天的秘密,让人如梦如幻。

背后的尖尞山,高耸入云。夜里的山,只给人留下一座漆黑的身影,让你猜不透,摸不着。曾经在山上砍柴,明明知道知青场就在尖尞山麓的高地上,但就是迷路在半山腰上,死活找不到下山之路,令人毛骨悚然。

场院前有两棵杉树,在路边静静地舒展着枝条,荫影罩着的是,一条蜿蜒的小路,沿伸到山下的那条河。涉水过河,走向清贵洞桥,这,就是知青场通向外面世界的唯一道路……

昼和夜,交替往复,绵延不断,生命,也在这自然中,生生不息,接受着轮回……无数生命接受着这无情的安排,匆匆来过,又匆匆离去,也许经不起情感的牵绊,有过依恋,有过无奈,可是该走的注定要离开,错过了便是永远!

夜,让人茫然。变故让今夜悲惨,孤独使今夜无眠。混沌的日子,空荡的记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心跳。风萧萧,几棵枯树在风中摇曳着,昏暗的灯光拉长树枝晃动的影子,显得格外诡异。场院,悲伤掩盖着男人的温度,飘荡着一层厚厚的悲沧。

夜,有点诡异,似乎告诫夜下人,注定了,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夜……

“这,是要感冒的意思?”我有了担心,狠狠的吸了两口气,发现,鼻子还算畅通。

 “看!”邝慧娴叫了一声,一跃而起,用手指向山下、指向河对岸漆黑的来路!众人齐齐的望去,暗黑的对岸,闪出一个亮点,亮点缓缓移动,向知青场而来。

“有人!”

“谁?”

“这么晚……”

“应该……”

“林玉璋!你‘喊山’最了得,赶紧喊一嗓子,看看这是那哪路神仙!”

林玉璋气运丹田,双手在嘴上围成一个嗽叭口,用山里特有的“喊山”,向对岸发出问号:“呜——呜—喂、喂、喂——”

“喂——”对岸黑暗里传来回声。

“是麦庆堂和李敏红他们俩人呀……”

“我下去河滩接应一下,这么晚,别又掉进河里。”黑鬼说完,就往山下去。

“我也去。”林玉璋随后也跟了去。

一众人站在场院边缘的山崖畔,只顾向漆黑的夜里看。微风吹过,透着山里特有的凉。我不禁打了个寒噤。虽说现在是夏的夜,但在场院上待久了,一定还是要添衣的。

我想回房间添衣,可又随了众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山下、注视着黑漆漆的河滩,终于,看到了两股灯光合为一处。接着,灯光开始向知青场这边,移来……

不知谁的肚子,在这节骨眼上肆无忌惮的,“咕、咕”的叫了几声,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刺耳。饥饿是会传染的!一经提醒,势不可挡!邝慧娴嘴角一歪,说:“深更半夜的,又到了前胸贴后背的点啦!我去煮点稀饭吧。”

邓云天随口跟了句:“把那碟鹅卵石也炒一炒,多加点盐,下饭。”邝慧娴答应了一声,刚才要转身向厨房去,突然,“叭、叭!”两声枪响,“炸雷”般的,接着是“咚”的一声,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从知青宿舍传来!

“啊!”

“妈呀”!

几声怪叫,非同小可!惊恐之余,有楞了的!有傻了的!有跌坐在地的!有张着嘴捂着耳朵的……惊诧莫名,不知所措!

“枪声!”

没错,枪声!……

知青场是成份最单纯的集体,自知青场建立,就设立了“基干”民兵班,也就是说,知青场配有6杆半自动步枪、2杆全自动步枪、1杆冲锋枪和1挺轻机枪。平日里巡山、训练,接到命令后,组织对空拦截打空飘气球。当时,台海还处于战时状态,“炮轰金门”一直沿续着,形成分单日停止炮击而双日轰、逢节日“放假”的格局。国民党守军则利用大陆西南季风,大量施放载有宣传品、食品和特定生活用品的空飘气球深入内陆,用于宣扬“三民主义”和反制。知青场正好处于空飘气球的路径之上,所以,打美蒋的“空飘”,成了知青的头号政治任务。在没有打“空飘”任务时,枪和弹是严格分开管制的,只有在任务时,才允许枪弹合一,而当完成任务后,弹退膛,耗弹清查登记入库,以备不测。可是,在刚刚发生了陆露自杀,在这个人人恍惚的不平夜,怎么枪响了!又是在宿舍……

心,在胸腔内跳!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传统医学有言:恐为肾之志,恐惧或突然意外惊恐,可导致肾气受损,肾气不固,气就往下走。而肾又主骨,骨骼的阳气不足,人就会感觉身体由里向外透着凉气。果然,龙添叔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的大叫一声:“死了!”随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目圆睁,四肢发抖,气弱游丝……

猛听着龙添叔大叫“死了!”我脑袋“嗡”的一声,额头上了冷汗,觉得天要倒!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