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老酒陈事儿 30  

2015-12-30 20:34:02|  分类: 情感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子弹哪来的?哪里来的子弹?枪弹分离,怎么回事?”民兵队长一连数问!

呀!这果然是个问题,而且问题不小!

贺建华,黑鬼默不作声,龙添叔一看这架式,有护孺子的心,但也不得不严肃的喊:“吕安?吕安!说,赶紧把情况给说清楚了,子弹,就说子弹从哪来的!”

“赶紧说,说呀!”贺建华,黑鬼在一旁也在催促。

吕安不慌不忙,搓了搓手上的猪血,先用眼神扫视了一眼贺建华和黑鬼两位队长指导负,再望了下龙添叔,漫不经心地说:“子弹哪来的?这还用问,当然是发的了……”

“发的?谁发的?干啥给你发子弹……”

“哎、哎,我说队长,你咋这好忘事,这子弹,不是你叫发的吗?”

“我……”

“你真好忘事例,队长,这陆露跳河,大伙轮着看守现场,每人两发子弹,发现情况鸣枪报警,这……我没说假话吧?这要给多几发子弹,说不定……”

“这……可是,发子弹给你,可没让你打野猪呀!”

“不对,这话不对。队长,这‘发现情况鸣枪报警’,这话是你的命令吧……”

“……”

“这野猪偷袭知青场算不算‘情况’?”

“再说了,这野猪都拱到床头了,再不给他点教训,他就快上坑了!这损失点农作物事小,这要是伤害了响应毛主席伟大号召,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事可就大了!”

“这……”

见队长吱吱唔唔的,贺建华马上正色道:“队长说的没错,任何时候都不可放松警惕,小心无大错。”

“对!”黑鬼厉声道:“马上清点装备,枪弹分离,子弹上缴,造册登记、快!”

“把枪械都再检查一遍,擦拭干净!尤其是你,”队长一指吕安:“枪擦的干不干净,我要亲自检查。”

“是,保证完成任务!”吕安一个立正,回屋擦枪去了。

龙添叔:“还楞着干啥?赶紧的,把猪拾掇干净,先把猪杂粥做好了压压肚里的‘饿鬼’,然后再砍块上好的肉,让队长带回去交差。”

“好!”众人各自忙活……

见知青们各忙各的,龙添叔往场院边上一蹲,这才抽出烟袋锅,将烟丝压进烟锅;民兵队长则扯一片报纸,随手卷上一支“大头钉”,然后各自划着火柴,点上,狠着劲抽上两口,复将烟气从口鼻漫溢而出。龙添叔这才说:“知青下乡,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与贫下中农能否建立起真正的感情,是对知青的一个严重考验。而当知青们扭扭捏捏‘小资产阶级思想’作怪,与老乡之间若即若离的时候,老乡们也不可能‘屈尊下就’。现在,他们随意地到咱农户家炕上一坐,就是半天,并不计较有虱子和床上味道不好闻,这和刚来时事事恐,斯文做作,已经截然不同,进步了……”

民兵队长:“这话是实话。刚才尽顾着追问子弹从何而来,还忘了说打野猪了。你说,他们刚来时,见条土狗都吓的没形了,可是现在?现在竟然能打野猪了、能耐了!”

“哈哈,没学会偷鸡摸狗,就不算接受了再教育。这这究竟偷没偷,我不知道。但接受了再教育,却是实情。知青下乡,让咱农民一样的见识了不少,两厢受易……”

民兵队长点头,想起知青刚来时,他还拿起过女同学的文胸左右翻看,问穿这小衣服有什么用?当知道这文胸的用途,他害臊的,好长时间都不好意思走近女知青,怕……后来,当隔着衣裳看见女知青衣裳里若隐若现的文胸时,忍不住,裤裆里还有剧烈反应呢!

“现在,翅膀硬了,不好管了。”民兵队长不无感叹,道。

龙添叔:“管?咋管?就像自家孩子,大了,管,管啥呀。”

“可是,可是这枪,枪弹无情,如果弄出点啥差错,我可负不了这个责!”

“能出啥事?一群城里的娃,下放到咱山里,也怪可怜的。”

“总之,贫下中农并没有瞧不起知青,能否与贫下中农建立起真正的感情,全看知青的阶级觉悟如何了。”

“依我看,知青能安心下乡,这就是个觉悟。他们确实真诚地想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除了住同样的房,吃同样的饭,干同样的活以外,还要从思想深处找出与贫下中农之间的差距。以至于一些女知青常找老乡要求给她们提意见,听得顺耳时,高高兴兴;听得不如意,回到屋里还蒙头大哭。更有的男知青为了贫下中农化,头发长了不剪,脖子脏了不洗,学着老乡讲土语,说粗话,灌白干,抽“大头钉”,一如老农的模样。还写信给家人说与贫下中农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并要‘一辈子扎根农村’,急得家里劝也不是,赞同也不是。嗨,他们那里知道,他们这些个‘革命行动’,可把家长……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已的幼稚而……”

“是啊。你说,她要是不去跳河,而就拿手边的枪,随便个‘二拇指头’一动,这不就了了,何必整出这么大的……”民兵队长搜肠刮肚的想,用什么词,才能形象的表露出自已的意思,最后,干脆,用“一出戏!”表述了自已的看法。

“一出戏?”龙添叔不明就里,问“一出戏?什么一出戏?”

民兵队长沉默无语,两眼向知青场后面夜色中的尖尞山看,接着回头,望向山下的黑龙潭,摇了摇头,说:“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