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我观《桃花扇》  

2010-05-23 14:35:48|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观《桃花扇》 - 山里人也 - 山里人也
 

  

有人问:“《1699·桃花扇》不是昆曲,是什么?” 新华网记者陈鹏 赖少芬就异口同声地说:“《1699·桃花扇》让很多人傻眼了——作为九艺节文华奖参评剧目,冲昆曲而来的观众不知道这是什么。有昆曲唱段而无伴奏,有经典唱词却站着一排“西洋”合唱团,在“不中不西”的90分钟内,有人愤而离席,有人由衷叫好。”

其时,90分钟内,我没叫好,但更没有“愤而离席”。自始至终,我都在认真看这《1699?桃花扇》,据说是继青春版、徒承版、精制版、音乐会版、折子戏版等多个版本诞生的第八个版本!我想的更多的是,《桃花扇》何以有这许多版本,且久唱不衰?主创者之一、加拿大籍音乐家廖乃雄说:“昆曲需要发展,传统经典不能裹足不前,这样的尝试为诠释和推广经典提供了新的可能。”

原来……

 

我观《桃花扇》 - 山里人也 - 山里人也

 

 

连加拿大籍的音乐人都这么喜爱《桃花扇》,我就觉得,愤而离席者,就太不应该了。《1699·桃花扇》并未丢掉内核,昆曲美轮美奂的唱腔唱词经由江苏昆剧团的名伶们从容演绎及中央音乐学院合唱团的全新高歌之后,焕发出崭新的后现代语境,从实验的角度说,这显然是一次决绝的昆曲探险。而此前江苏昆剧团已经推出7个《桃花扇》版本,这说明经典本身就是一座可以不断挖掘的富矿;“清唱剧”版本实际上是一次走得稍远的再创造,正如全世界各类剧团长演莎士比亚戏剧一样,经典总是在反复解构和重构中展现并获得永久的生命力,固步自封只会让经典变成僵尸。

 

我观《桃花扇》 - 山里人也 - 山里人也

 

 

这不是昆曲?那是什么?又原来,这是野心勃勃之作:用西方的咏叹调、合唱方式结合昆曲唱腔,将复杂诡谲的昆曲《桃花扇》高度凝练、删繁就简,通过无伴奏完成前无古人、史上罕见的“昆曲清唱剧”。

连见多识广的记者都发出了“如果这不是昆曲,它还能是什么?”的感叹。君不见《1699·桃花扇》问世已逾3年,3年来仍在反复修改,当年在北京保利剧院的首演就让很多人瞠目,搞不懂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是依然清丽脱俗的昆曲?还是已经西化的古典“怪物”?历经3年打磨之后,呈现在广州星海音乐厅舞台上的《1699·桃花扇》是一次被导演王斌誉为的“总爆发”――的确,争论从来不曾停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每一个创作者都应该寻求经典的现代表达。”廖乃雄说,“有时候,我们不能只盯着经典的壳,继承经典的灵魂更重要。” 再原来,这就是《1699·桃花扇》最大意义——汲取经典,阐释经典,且不论它自身是否会成为经典,但如果很多地方戏曲都能在守住“灵魂”的前提下借用新的艺术样式大胆探索、吸引更多关注的目光,这样的尝试将善莫大焉。

 

我观《桃花扇》 - 山里人也 - 山里人也

 

 

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我对《桃花扇》了解也仅限于皮毛矣。例如,孔尚任是谁?(他作为孔子64代孙的身份耐人寻味)谱写了一曲中华文明没落的挽歌、这首“歌”叫什么?原来正是《桃花扇》!而1718年,在江宁织造曹府,《桃花扇》进行了辉煌的排演,据说孔尚任就在演出结束后的归途中落水身亡了……

有人说:孔尚任积极入世,1678~1681年三年之间,两次求取清廷功名,这期间的创作根本不可能抒发兴亡之感。事实上,他隐居期间创作的诸多作品也没有任何一篇与抒发兴亡之感有关。由此可以看出,《桃花扇》最初并非为表达兴亡之感而作。孔尚任在石门山隐居期间创作了《桃花扇》初稿,他在《桃花扇本末》中说:正是有感于李香君的故事“新奇可传”,才产生了创作《桃花扇》的动机。可见,他创作《桃花扇》首先是出于一种“传奇”的心理。

 

我观《桃花扇》 - 山里人也 - 山里人也

 

 

祟祯十六年(1643)三月,“书剑飘零,归家无日”的复社公子侯方域访翠媚香楼,得遇歌伎李香君。双方情投意合一见钟情。媚香楼教曲琴师苏昆生以同乡之谊,劝侯方域梳栊李香君。经杨龙友、苏昆生缀合,候、李成亲。而侯方域以白纱宫扇一柄,赠李香君“永为订盟之物”。且题诗扇上云:“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循富平车…… 

然,孔尚任之传奇《桃花扇》缘何以“桃花扇”为题?有人道:“桃花扇底送南朝”,一柄“桃花扇”,勾联了全部剧情,不仅是侯方域,李香君遇合流离的见证,也是南明弘光朝廷旋生旋灭的象征;“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桃花扇”这一作者精心设计的戏剧道具,在《眠香》、《守楼》、《寄扇》、《人道》诸出中反复出现,是《桃花扇》一剧艺术构思的关键,其间蕴含的生动故事,寄寓的深刻思想,却又值得一说。

 

我观《桃花扇》 - 山里人也 - 山里人也

 

 

难怪古今人评“《桃花扇》何奇乎?其不奇而奇者,扇面之桃花也;桃花者,美人之血痕也;血痕者,守贞待字,碎首淋漓不肯辱于权奸者也;权奸者,魏阉之余孽也;余孽者,近声色,罗货利,结党复仇,隳三百年之基业者也。帝基不存,权奸安在?惟美人之血痕,扇面之桃花,啧啧在口,历历在目,此则事之不奇而奇,不必传而可传者也。”

还有说:“读至卒章,见“板桥残照”、“杨柳弯腰”之语,虽使柳七复生,犹将下拜。古人而谓千古以上、千古以下,有不拍案叫绝,慷慨起舞者哉?妙以至矣!蔑以加矣!”

更说:“《桃花扇》以《余韵》折作结,曲终人杳,江上峰青,留有余不尽之意于烟波缥缈间,脱尽团圆俗套。”

连《新闻周报》都说:“《桃花扇》是汉人文化最后的挣扎,之后清统治的天下就到来了。明朝统治最极致的浓缩就在《桃花扇》这段历史里。”

 

说一千,道一万,昆曲的巅峰之作《1699·桃花扇》在“九艺节”演出,这场昆曲大戏,是在有限的舞台上,为观众展示了一座精致华美的流动 “昆曲艺术博物馆”呀!

 

 

我观《桃花扇》 - 山里人也 - 山里人也
体验生活的演职人等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