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抬 杠  

2010-03-26 23:28:53|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潮流兴男歌女唱,女歌男唱。不满您说,我自是随了潮流的,可是,这本以是板上钉钉的事,在妻这,便已然成为了问题。

这一日,开车上路,拾起一盒卡带丢进随车音响,唱出的,就是哪个谁唱的《独角戏》,那情感交融的曲调,让人心恸,让人愉情,我就多了句“其实,这《独角戏》男生唱着也是别有洞天……”

“什么呀?!这本就是一情痴女子,以歌诉情,说出那戏中之戏、戏外之戏,让人怜,让人泣,情何以堪的事,你一个男生,拿过来再这么一唱,整个事情全拧啦——拉倒吧!”

“话不能这么说,这《独角戏》女有女的唱法,男有男的倾诉,各有各戏,不错、不错。”

“你……”妻开始生气,嘴一下子撅起老高,头向窗外一侧,不再言语。

见妻不言语,我手把方向,抢了个红绿灯,待油门踩的平稳了,接着说:“但凡一个人歌唱的好,那是因为有人说他(她)唱的好,而且赞成成分占了多数而已,比如说风花雪夜这首歌,我就觉得——噢,好像还没这首歌呢——”

“错!孤陋寡闻了吧!!”妻说:“风花雪夜这首歌是……!咋想不起来谁唱的啦?”

“压根就没这首歌。”我肯定的说。见我如此肯定,妻又不乐意了,胶尽脑汁的想,说“我记的陈琳唱过一首歌,就叫风花雪夜……”

“错!陈琳的那首歌叫《满天风雪》,里头没有一句唱到风花雪夜。只是后来在她跳楼后制作了一集叫风花雪夜的MTV……”

妻气的直翻白眼,说“央视有一部片子,就叫风花雪夜——”

我说“央视的片子是一部纪录片,片名可不止四个字,叫《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

“我记得有一首歌确确实实叫风花雪夜来着!”

“不错,有一首歌中确有风花雪夜这四个字,歌名却又多了几个字,叫《那一场风花雪夜》……”

“这不就了了吗!千真万确有这歌,你,你是故意抬杠!”

见妻真的不高兴啦,于是,脚下油门松了一下,将车速放慢,接着说:“到是有个影片叫《风花雪夜》的,好像是08年由昆明元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拍的,李柚导演。片子讲述了一对青年男女,在大理、一天之中的浪漫故事,实是带有风光旅游的特点,确实体现了风花雪夜唱大理的西海情歌味道。”

见妻不言语,我是自顾自说:“风花雪夜,实在是原指旧时诗文里经常描写的自然景物。后比喻堆砌词藻、内容贫乏空洞的诗文。但关于风、花、雪、月四景,千百年来,在大理,白族就世世代代传诵着一首谜语诗,以使老少都熟识风、花、雪、月四景。诗曰:

  

  虫入凤窝不见鸟(风),  

  七人头上长青草(花);  

  细雨下在横山上(雪),  

  半个朋友不见了(月)。   

 

后来,曹靖华游大理,对大理的风、花、雪、月四景感慨万千,以大理四地名,赋留风花雪月诗一首:

  

  上关——风

  下关——花

  苍山——雪

  洱海——月

 

读来,还真是那般意思。”

妻从鼻孔往外哼了一声,头依然侧向一边。此时,车载音响恰又播出卡带中的另一曲,叫《往事如昔》的,男声,刘亮鹭唱的,说实话,这首歌,我喜欢。于是,我手把方向,嘴上跟着哼哼。妻斜眼往咱脸上一看,见果真是千真万确的夫君,脸上现出不屑,说:“白开水似的,也不嫌没味道,还一脑门的自鸣得意、自我陶醉,啥人嘛,这是!”

我一打哈哈,接上茬口子,道:“这男声,唱这歌,哪是一个如游荡陌上桑野,阖闾坊间,有了《诗经》中脍炙人口的《国风》之……”

“我的天!你可真是‘耗子腰里别手枪,有了打猫的心’!不怕风大搧了舌头,还《国风》呢,你也就算个振聋发聩,没听过天竺之声、却热捧之言甚嚣尘上之徒!男声唱《往事如昔》?用一句时髦的话说,真就是个老头劈叉——扯蛋啦!要做一个缪斯的子民,臣服于美,还是去听听小玉荣子的《往事如昔》吧!”

妻这一番话,只气的夫君脚下使劲,车速直去80啦!“老头劈叉——扯蛋”,这是什么话?“没听过天竺之声、却热捧之言甚嚣尘上之徒!”还“耗子腰里别手枪,有了打猫的心”,我、这,这都那跟那嘛!说啥好呢?心说,这男人,跟女人理论,特别是跟妻子理论,能有理吗?!

车子又转了一个弯,车载音响又在播卡带里的《父亲》,龚玥这丫头片子唱的,这首歌被她一唱,还真就红透了大江南北,也算是男歌女唱的标志性成果了。歌好,调好,唱的人嗓音好,不红,成吗?!妻说:“这才是天地轮回,月圆月缺,时光蹉跎,花开花落,记忆深处流淌的优美旋律,唤醒了沉睡的旧日岁月,吹开遮盖心灵的阴霾尘埃,新世纪发烧级美丽女声,由不得你不去重温往日感动的好时光!”

听妻一席言,我真替刘和刚……

当《卓玛》这首歌响起之时,男中音,我由不得脱口而出:“这可是绝色男声,声声入胃呀……”

妻打断我的话,“轻描淡写”地说:“那里比得上降央卓玛的《卓玛》呀——辽阔绵长的女中音,让你体验前所未有的感染力,回归心灵最原始的感动;发自生命底蕴的呼唤,辗转于历史的沉静与现实的宣嚣之中,在苍茫天地之间吟唱着的金色女声。”

她咋一套一套的?!比为夫知道的还多!这如何得了?!

我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车库,拔下车钥匙,喊一声“下车啦,阿姐!”

妻也不小声,回了一句“听到啦,阿伯!!”

我一椤,“阿伯?!”我啥时成了阿伯?真如宠龙唱的那首歌,<<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