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裤衩不见了 3  

2009-10-14 22:28:3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的朋友听说裤衩儿没了,不待我细说,放下电话,立马驾车前去观看,未了打来电话,兴师问罪:“谁说大裤衩子没了!我刚去看过,那不在那呢嘛?!”我哈哈一笑,不置可否。我知道他所关心的大裤衩子,实是指由荷兰著名设计机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设计师雷姆-库哈斯设计的作品,坐落在北京国贸CBD商圈的中央电视台新楼确实让繁荣的北京东部增色不少。本来清一色的高低写字楼,中间出现了一座斜跨着的大楼,尽管相比国贸三期等新楼它矮了不少,但引人注目的程度却丝毫不逊色。然而与这座备受瞩目并获得不少好评的宏伟建筑相左的是,它的一个流传度最广的俗称却是“大裤衩子”。

有消息说,因为新楼目前流传的“大裤衩”、“扭曲”、“斜跨”、“鸟腿”等称谓不雅,有关方面决定在员工中间征集新楼的新名字。为新楼取个新名字,可我这久居京城的朋友就不乐意啦,操着电话自然是一、二、三、四还有五:“我看纯属多余,说“大裤衩”不雅?我看大俗大雅,我就爱这个“大裤衩”。

“首先,“大裤衩”是民众的选择。据说连央视员工自己都说“大裤衩”他们叫惯了,那还有必要改吗?显然,“大裤衩”叫起来非常亲切,而且“大裤衩”有“室内”的感觉,能“大裤衩”相见的一般都是不设防、自己人,显得很亲近。这是一幅真实的时代生活大写意的史诗画,之所以可爱,很大程度上来自对生活的真实写照,就像我们偶尔看到居民楼里飘出的、正在阳光下晾晒的内衣内裤、女人乳罩、其中不泛男人的“大裤衩子”。

“其次,“大裤衩”是北京地方文化的认同。北京的夏天很热,在北京的老四合院、老胡同、大槐树下,一到夏天的时候都能看到一把大扇子、一件大裤衩的男人,甚至更山野点地方,连女人都是清一色的大裤衩子!如今的北京城的确文明很多,写字楼林立,空调遍户,但说实话,被玻璃全封闭的写字楼的日子已经远离了大自然,远离了美好的生活。在这样压抑、呼吸不顺畅的现代生活里,让那些西装革履的死楼里可怜的现代人向往一下“大裤衩”的老北京有什么不好?

“第三,“大裤衩”的寓意深刻。一个高大的建筑用“大裤衩”来命名,寓意很深刻,尤其当你仰望的时候,更有意思。应该能从虚拟的、高大的、威猛的“大裤衩”想象到一个崭新的“新北京人”的形象,北京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最引世界注目的一片热土,让这片热土的“新北京人”通过“大裤衩”凉爽一下有什么不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更何况是虚拟的、意淫一下的凉爽?

“第四,“大裤衩”所寓意的真实、开放正是一个现代媒体所应该追随的真髓,如果连我们的媒体都在始终的遮遮掩掩、大门紧关,那我们的观众,我们的人民什么时候能看到更多渴望的真相?联想到我们的媒体还有很多的不尽人意,我们的媒体人就“大裤衩”一回、赤膊上阵有什么不好?

“第五,一个能接受“大裤衩”地名的大都市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也是伟大的骄傲;能接受“大裤衩”这个建筑名的中央电视台、首都更是值得刮目相看的;尤其一个能接受“大裤衩”这个建筑名的国家也是非常具有活力、自信的。

“我爱我们的祖国,我爱首都北京,我爱“大裤衩”!“大裤衩”是北京的一面崭新的旗帜,我爱“大裤衩儿”这面旗帜!

……”

我紧着说:“就你爱裤衩子呀?!我这不满世界找我的裤衩儿吗!”

挂了电话,看电视机里正在重播的国庆阅兵,曾经兵营生活的我,自然又想起了当兵的那些个亊:

 

每当奔袭拉练,在整理装具时,老兵们在不约而同地在脱裤子,我看了以后很纳闷。副班长看我站在那里没动,就捅捅我和我们班的另一个新兵蛋子,说:“快,把裤衩脱掉。”我一头雾水,问:“脱裤衩干吗?”,“走路方便”。“非脱不可吗?”“最好脱了”副班长说。我说“费事,我不脱”。副班长劝了几遍,最终我学着老兵的样,把裤衩脱了,可另一新兵不听,气的副班长说:“你不脱活该”!。我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行军和脱裤衩之间有什么联系,但看到副班长不高兴,觉得一定有他的什么道理。

果不其然,大约走了有三十里路,效果出现了。就见那位不愿意脱裤衩的新兵一边走一边把手伸进裆里不停地拽着什么,脸也走了样,呲牙咧嘴,一脸悲惨。又走了一段,新兵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痛苦,走起路来也一瘸一拐。副班长看到他的样子,赶到他身边,说“让你不听话”!便夺下他的背包和枪摞在自己身上。

也该这小子走运,此时防空号响了,大家都去找隐蔽的地方,副班长一把拉住新兵就地趴下,迅速拿出一把小刀,从他裤子的前开口处扯出里面的裤衩,从裆部一下给他划开,时间只有几秒钟。此时的裤衩变成了象超短裙一样的东西……一会,防空警报解除,新兵再走的时候明显轻松了许多。晚上,部队到了目的地后,卫生员来给新兵上药,这才发现,他的大腿内侧已经被磨出了鲜红的嫩肉。

那时发的裤衩是棉布的,很肥大,上边是一条带子,两个裤腿是开敞式的,行军当中,一旦被汗水浸湿,裤腿就会向上移动,最后会象绳子一样卡在腹股沟里,越卡越紧,已致磨的你不能行走。你把它拽下来,它还会爬上去。长途行军,没有时间让你停下来处理,特别是在冬天,等你一层一层脱下来,队伍早走远了。在极度疲劳的情况下,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很可能掉队。有时走的急了,连撒尿都是边走边尿的。

从此,我是彻底知道了,大裤衩也不是好惹的。

 

国庆阅兵在继续,看着退去了炮衣和伪装的火炮战车,我又想到了我的问题,我的裤衩去那啦?!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