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关于《读书笔记》的读书笔记  

2008-01-31 22:29: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话说《读书笔记》 按下贾平凹《废都》不表,单说了老贾的《帝京》,其中有哪么一句,吾说“……把一个古典文学整得活灵活现, 编排出来, 自是一篇小说了。老贾的历害! 由此可见一斑。”

老贾何许人也?

最初我也以为 老贾 = 贾平凹,可遍查贾平凹作品,根本不见《帝京》一书,再留意,才发觉老贾乃另有其人也, 但可查资科有限,终不得要领。反听到了这样的时下谣曰:

“陈谷陈糠陈忠实,假烟假酒假(贾)平凹。”

 啊,这又该从何说起呢?

带着满腹孤疑,竟见到了王新民的《真假贾平凹书衣随笔》!内里有一段这样写:

 

“《帝京》[假冒本]

东施效颦,邯郸学步是古代中国模仿的笑话,二十世纪的末期,东施、燕人之流的徒子徒孙仍大有人在且青出于蓝胜于蓝,就说这本名为《帝京》的书吧,从书名到内容,从封面到扉页,简直就是《废都》的翻版,扉页上的“《废都》已是过去,《帝京》在呼唤读者”;“《废都》《白鹿原》《骚土》三部书轰动之后,却引出这三位作家共聚一堂,切磋文学之路,商榷《帝京》定稿”云云广告语无非是搭《废都》出版热之车,推销《帝京》,从内容上看,《帝京》就是《废都》的续貂工作。故事情节是接着《废都》的末尾展开的,主人公的名字稍作改动,把猫叫咪,比如将“庄之蝶”改称为“吾从周”,“阮知非”改称为“胡知非”,“孟之房”改称为“孟世君”,有些人名干脆袭用《废都》上的人名,如表姐、慧明等,拣破烂的老头仍在吟唱着民谣,连“□□□(此处删××字)”,也与《废都》如出一辙。1994年元月10日晚,贾平凹看到笔者带去的由陕西省新闻出版局发行处收缴的《帝京》样本,哭笑不得,挥笔写道:陕西省新闻出版局,目前书摊上销售的《帝京》一书,非我所著和参与。书上署名作者为“老贾”,扉页上又以他人照片冒充我照片,故意混淆视听,扰乱图书市场,请你们予以查处。贾平凹。临告辞时,贾平凹托笔者转交致出版局的函,又让笔者转告有关部门,他与老村素不相识,照片也是以他人照片冒充照片中的三人,从未见过,说明文字显然是胡说八道,根本与事实不符。可再问问陈忠实,看他知道不知道。陈忠实正在住院,后来在某次座谈会上见到陈忠实,笔者问及此事,陈忠实说:“我从未知道那事,也与老村没见过面,谈何共聚和切磋?”起初曾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老村欲追究此事,后来因忙于创作,无暇顾及,说他没有精力打官司,而被假冒侵权深受其害的北岳文艺出版社的态度则显得鲜明和强硬,在5月27日的新闻出版报上刊发了声明:近查,部分图书市场上出售《帝京》一书,该书系不法书商盗用我社名义的非法出版物,请各地查禁。该出版社杨副总编说:市场上《帝京》不是我们出的,绝对是盗版。真正的《帝京》还在照排车间里,作者是广州部队的付某某。书贩子把作者改为老贾,在北京卖得很火,可我们太原没有一本。该社已请求北京新闻出版局予以协助,待查出眉目后,将坚决追究侵权者的责任。时任新闻出版署图书司司长的杨牧之指出:《帝京》文字风格、表现手法上模仿《废都》,署名叫老贾,《废都》作者不也姓贾吗?他故意让读者去联想书的前面还有所谓《废都》《白鹿原》《帝京》(实为《骚土》)三作者的照片。《废都》是什么样的小说大家都清楚了,借《废都》推销自己,耐人寻味。资深编辑田珍颖也指出:《帝京》的策划人比《霓裳》要老辣得多,他们利用汉字意义的复杂性,把读者引入怪圈,让人以为这本书与《废都》有关,而在语法上又有模糊性,很难揪住尾巴。”

 

感情……

不禁想,这书读了半天,竟是……

嗨,这除了自已不假, 什么是真呢!

是不是如王新民所言,反正咱也说不清,感觉是扉页上的“《废都》已是过去,《帝京》在呼唤读者”;“《废都》《白鹿原》《骚土》三部书轰动之后,却引出这三位作家共聚一堂(照片),切磋文学之路,商榷《帝京》定稿”云云的广告语 ,仅凭这些,已觉得老贾玩这些实是不厚道了。

    “据查,《帝京》是广东某部队某作家的狗尾续貂之作……”

 不说了,就算读了一本是书不是书吧——

其实《帝京》写的尚可,何必署名老贾,何必……

 

再说《废都》。

“夕阳一照,黄河岸边的土城里一切布辉煌成古铜色了,风并没有扫起,古槐上生发了无数的鸠鸟,呼啸着卷上了天空,于浓重的暮色里搅出铂的纸片,陡然又收隐入树中,如旋风倒吸一般,静寂无声,古槐依然了雍雍富态。”

这就是《废都》开篇一段 —— 贾平凹的笔墨。

智者说,读奇书是人生的一大享受。智者又说,读妙评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奇书能引人入胜,妙评则是借票入门。“借彼舌根,通人慧性;假彼手腕,开人心胸。”这是袁宏道对于点评的点评。

 

注:袁宏道(1568~1610),明代文学家,"公安派"主帅,袁宗道二弟。字中郎,号石公,又号六休。荆州公安人。生性直爽,喜游山水。万历十六年(1588)乡试中举。翌年考进士落第,回乡与因公归里的胞兄宗道朝夕切磋学问。万历二十年中进士。万历二十三年出任吴县县令,不到两年,"一县大治","吴民大悦"。但他厌恶官场陋习,曾七次上书辞职。宰相申时行赞叹"二百年来,无此令矣!"获准离任后,遍游东南名胜,写下《虎丘记》、《晚游六桥待月记》等名篇。万历二十六年(1598),再次入京,先后任京兆校官、礼部仪制司主事。又作《满井游记》、《徐文长传》等名篇。胞兄袁宗道辞世,他悲痛不已,告假归里建"柳浪馆",栽花种柳、吟诗著文、参禅悟道、闲游山水达6年之久。万历三十四年(1606),又入京任礼部仪曹主事,两年后调任吏部验封司主事,致力整顿吏治。著名的《摘发巨奸疏》就作于这时。万历三十七年,被派往陕西任主考官,次年春天获假南归,同年九月初六因病去世。其文学主张的核心是"独抒性灵,不拘格套",强调文学要表现个性,道出真情,"一一从自己胸中流出",随着时代前进,文学应不断创新。传世的有诗歌1700多首,游记、书札、序跋、碑记、传状、日记、杂文等近600篇。成就最大的是山水游记,清新秀俊,自成一家。后人将其全部诗文编为《袁中郎全集》行世,近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袁宏道集笺校》本。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