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真的散文之——《读书笔记》  

2008-01-29 08:32: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柜里的书林林总总, 也有过千册了。但要充作知识分子, 据说还有硬指标, 好象是说需五仟册吧。为此也就做罢, 市井里充个有知识的小市民还算可以吧。可又老是记起江湖里的一句话, 唤做“半部《论语》可治天下”的, 心里就奇, 凭白半部《论语》就足以治了天下, 而在下一厨的书, 至今才混了个个体户, 不服, 实在不服! 于是又想到于丹, 她一个小娘们竟敢讲《论语》, 而听者中不泛治天下者,  如此一来, 于丹岂不是治天下者们的祖师爷!正想不明白时, 老婆一把掌打在头上, 说:“人家说是心里装了半部《论语》, 所以治天下是矣, 而您是整部《论语》搁在书架上, 本质的不同。所以, 该干啥干啥吧您!”我这才恍然大悟, 于丹之所以是于丹, 就因为她是说《论语》的, 而智者是使用《论语》的, 所以……

想明白了, 这就想睡觉, 正欲倒头, 可又睡不着了, 为何? 只因近日有一网友, 女的, 唤作“唯一”,  在另一死党网民“美食家”的博上留言, 说“山里人”—— 也就是咱了, 挺“傻”的。此言一出, 吾心澎湃! 据说,男人被女人“骂”作“傻”, 哪是表达着一种“爱”, 且“爱”意深厚呢!故今夜看来无眠了。吾长的“五短三粗”, 曾有人说吾貌“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话, 所以, 一般是不敢随意上街, 怕影响了和谐社会, 最多也就是出入个农贸市场, 急急的拎颗白菜萝卜, 这就回家的。一但有人说俺“傻”, 留露出些许“爱”意, 恐一时半会心理承受不了——折过去了!

睡不着就看书吧。《论语》是不必看了, 哪治国安邦的谋略就留给他人去吧, 这也显出咱高风亮节不是?!

从书厨抽出一册, 竟又是贾平凹的《朋友》。贾平凹的书我还是常看的, 印象深的就哪本《废都》, 看了不止一遍。贾平凹这狗日的书写的好, 有嚼头。不过读他的书, 全因一句“《废都》已是过去·《帝京》在呼唤读者”的话。天呀, 潮流已是读《帝京》,可《废都》咱还没读过呢!这就急急给书厨里添了这两册, 先就读老贾 (注: 贾平凹不等于老贾, 乃两个人也) 的《帝京》, 内有一段却是写吾从周的小媳妇心口疼, 疼的连汗珠子都出来了, 小媳妇说:“……你不会发气功, 你还不会给我揉一揉?”于是, “吾从周便伸了食指, 探探摸摸, 进进出出, 只觉那一片神秘之地, 别有一种趣味, 用手指转了圈摸, 麻麻醉得赛似过电。”“……手向下滑, 却滑过平平展展连一个皱褶都没有的一片平川, 稀稀拉拉几根毛……”被吾从周这一摸, 小媳妇的心口早忘了疼了, “……服服帖帖, 顺顺溜溜, 把他的手导向哪一片销魂之地。吾从周心旌摇荡, 便调笑说,有一个风水先生, 和他老婆睡觉。两支手上上下下地摸,口中念念有词。摸着老婆的头, 便说‘密密层层一座山’, 一边说, 吾从周的手顺序而下, 说‘两座高峰顶着天’; 他的手继续向下, 再说:‘中间一马平川地’, 小媳妇已经笑得抖作一团, 把被子都踢腾了, 吾从周又一本正经地给她扯上, 说‘盲人摸象也要摸到尾巴哩’, 又往下摸, 说‘正穴原来在此间’。”

……

读罢, 我明白了, 感情老贾的《帝京》就是一篇读书笔记吗! 怎么讲? 你没见吾从周和小媳妇调逗时说的哪话, 什么 “密密层层一座山, 两座高峰顶着天; 中间一马平川地, 正穴原来在此间。”本就出自《笑林广记》, 被他一学模, 加上主人公和小媳妇的一通现场表演, 把一个古典文学整得活灵活现, 编排出来, 自是一篇小说了。

老贾的历害! 由此可见一斑。

完了, 自然就轮到读贾平凹的《废都》了。但这却是后话。

贾平凹的《朋友》这本书我也还是读的。翻开一页, 是《看人》。说:“从每一个人的表情上,或严肃的,或微笑的,或笑不动容的,或有笑容无声的,你立即知道他们的职业是公安人员还是在宾馆做招待。看多了那些西装革履,夹着小皮包,露着凸凸的小肚的公司的大采购和个体的小老板,看多了额上密密皱纹,对上司是谦谦后生,待下级是大呼小叫的机关干部,看多了抬脚操步正经规矩又彬彬有礼的教师,长发如狮的画家,碎步吊臀的戏曲艺人,即便是服饰上没有明显标志,姿态上又缺乏特点,你只要侧耳听一听他们正说着的笑话,也便分辨出这是社会上的哪一类人了。 ”原来,看人也是要有经验的。看多了,自然就一看一个准。难怪“唯一”同志纵横网络,各种博文过眼,以然知道这网虫或菜鸟是“傻”,还是不怀好意了。“唯一”同志历害。傻就是傻,何来的爱?如此自作多情,吓人呢。

又想到了另一句俗话,叫“糗味相投”的,是呀,自古“物以类聚,人以群居”,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也。我却又喜欢“唯一”的爽直了,一来二往,竟成了网友。其文必看,其语必究了,这圈子逐日扩大,什么“美食家”,什么“沙砾”,什么“孟晋中”,“秋天衣裳”、“红茶坊”、“蓝习羽”、“有闲族”,还有“陈容非”。但最值得一提的当属“形而上学”君。和这小子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份,昨夜终于不能忍,操起电话就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正是此君,于是吾说:“你是‘形而上学’吗?”

答“是呀。你是……”

“我是公安局的。请你马上过来,协助调查一宗刑事案件。”

“不行啊!我正忙着撬锁哪!”——

您说说,凭这几句话,不是死党谁信呀!

—— 可千真万确,吾们之间仅是笔墨往来,从未谋面,更别说搭讪了。可竟“一见如故”,与老友久别重逢无二,直聊的耳根发热,电话淌汗!如此这般,又岂是一句“糗味相投” 可了断的?

不想了,放下书,睡觉。刚要倒头,自又“呵呵”傻笑起来。只因想到了一则笑话,说:母星星踩到了一只雄猿的粪,猿看到了,赶忙跑来给她擦。他俩一见钟情,后来他俩的孩子问;“爸妈,你俩扎认识的呀?”爸妈回答“猿粪” !

哈哈哈!突然想起,吾前不久刚写成小说《缘》,这?如此笑话,他妈的!

可《看人》里又说了:“中国人的笑话总是包含着性的成分,社会地位低的,从事简单劳动的总是围绕了性的实在的操作而衍义,知识分子的却津津乐道于一种感觉,而见面不能交心又不能不说话不亲近,就只讲同伙中的某某怎么为儿媳倒洗脚水呀,熬鸡汤买乳罩呀的,那百分之百是我们的有着相当权力的领导。 ”

 

于是决定要考就一番,这就从枕下翻出一本《2007笑话大全》,内道:

 

有一个山里人,没见过世面,一天到城市的公园里看见一个人在做俯卧撑,不知道干什么的,围着转了好几圈都不明白:为什么底下没人,光使劲?

 (咋这开篇就指名道姓的忽悠咱山里人?  我抗议!)

 

一对恋人在山中被野人抓住说:你们吃掉对方的大便就放了你们。恋人做到了,归途中女人大哭,男人问其原因,女人伤心的说:你不爱我,不然你不会拉那么多!

 

在别人家上厕所的四大尴尬: 拉完了没纸; 拉完了檫完了没水; 拉完了檫完了有水没冲下去; 拉完了檫完了有水也冲下去了可是又飘上来了。

 

一女子因胸小而嫁不出去,一日相亲对男人说:“我胸小,你嫌弃吗?”男人说:“有馒头大吗?”女子说有!洞房之夜,男人冲出洞房,跪地仰天长呼:“天啊,旺仔小馒头!”

 

按贾某人的分类,对这劳什子感冒的应是“津津乐道于一种感觉”的知识分子; 可将这小册子印成铅字,广为流传,终至吾某山里人枕下, 却又为何?看来 "市井里充个有知识的小市民" ,  可由此例证了。

 

……

 

哦Yes!  什么呀,这是,乱七八招!

权充《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