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小说: 缘23  

2008-01-21 18:27:3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急急忙忙冲进宣教科, 看见小周堵在通往阳台的门口, 而阿梦则紧紧抱着小李子, 小李子则作挣扎状欲挣脱阿梦的拉扯冲向阳台! 情况委实紧急, 似刻不容缓! 见我进来, 小周如见到救命之兵, 长纾一口气, 急急地说:“快……”

我正欲说话, 却听阿梦哭喊着又劝:“我的哥哎,‘ 我的佳偶, 我的鸽子, 我的尽善尽美, 给我……’”听着怎么就哪么熟悉? 马上想起来了, 是《雅歌》! 再细看小李子, 其此刻如真想跳楼, 凭阿梦那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的, 实是有其形而无其实状也——演戏乎? 跳楼秀乎?  我索性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将阿梦的半拉子《雅歌》完整地背于他听:

 

我身睡卧 / 我心却醒 / 这是我良人的声音 / 他在敲门 / 我的妹子 / 我的佳偶 / 我的鸽子 / 我的尽善尽美 / 给我开门 ……

 

听我读诗, 所有人都楞了, 不知何意? 而我却想笑, 我说:“阿梦, 你松开他, 让他跳! 我还真没见过跳楼的呢! ”阿梦不敢松手, 小周不知所措, 就说了一个“你”字, 挡在阳台门口还是不敢走开。小李子又做了两下挣扎状, 突然对我说:“想我死呀?! 没门! 就冲你这句话, 这楼我不跳了! ”一下挣脱阿梦的手, 两步抢到我的面前, 说:“想我跳楼呀? 你安的是何居心? 嗯? 我要是死了, 对你有什么好处? 说! ”

我说: “拉倒吧。跳楼也不选个好地方, 这宣教科, 也就是二楼, 摔不死! 我说, 哪招待所是9搂, 从哪跳我看行, ‘巴叽’一下, 肯定一摊烂泥, 我拿筐和铲子下头等着, 管保……”

“住嘴! 多恶心呀, 三级! ”小周愤愤地说。

“你真想他死呀……”阿梦又说。

“互相爱护, 互相帮助么……”我说。小李子不干了, 说:“你帮着我跳楼呀?! 你……”

“人故有一死, 或重于泰山, 或轻于鸿毛, 为人民利益而死……”

“我为阿梦而死成不!?”小李子说。

“呸! 我才不稀旱你为我呢! 你就为你自己吧!”阿梦。

“哪就算是为我的清白吧……”

“你还说你清白? 你!”

“我……”

又要开吵。我忙问原由, 原来, 小李子在拍《代理市长》的时候, 认识了剧组的小红, 演员吗, 哪言行举止接人待物自是另一番风情, 小李子自然和小红行的近了点。而这些阿梦均一一看在眼里, 少不了当面提醒。可剧组散了, 小李子还在和小红“传情达意”, 电话不断, 更发展至喝咖啡了。阿梦当然不依不饶, 而小李子则漫天减冤, 终至要跳楼以示清白。

小李子:“我是和她又喝咖啡了,可是我光明正大,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阿梦:“胡说八道!这咖啡都喝上了,明天可不就该上床了!”

“这哪跟哪呀!差十万八千里呢……”小李子刚说了这句,阿梦马上接了哪句:“我说是不!十万八千里也有走完的哪一天! 目标明确呀,连多远的路途都估算好了!你还说没咋的?你是早有预谋,早有目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喝咖啡已是走了十万里了,还有八千,你准备怎么走,你说!?”

“我的妈呀!看来我还是不活了,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小李子仰天长叹。

“阿梦,你别吵。你让他把话说完,或许他有別的隐情……”小周话没说完,阿梦己经接上:“你说!”

小李子叹一口气,说:“我想去深圳……”

“什么?你……”阿梦又要急,我赶紧制止阿梦:“让他慢慢说。”小李子接着说:“这次拍片,在深圳住了几天,觉得深圳发展机会太多了。我这又心动了。说心里话,深圳我早就想去,可也就是想想,但这次我确实心动了。改革开放,首先要解放思想,这思想一解放,哪啥事都好办了。我现在搞公关工作,接触的面本来就大,我觉的,现在不抓住机遇,可就晚了……”

“哪和小红有什么关糸?”阿梦急着问。“你让我慢慢说吗。”小李子说:“小红的表哥在深圳城建总公司工作,上次去见着了,从他哪知道现在深圳最缺的就两样……”

“那两样?大姑娘、小伙子?”阿梦又打岔,小李子一瞪眼:“我不说了?!”

“说、说,快点说。”

我和小周不言语,听小李子继续说:“就两样:钢筋,水坭!”

小李子:“阿梦的叔叔不是水坭厂的二当家吗,我就想,咱下海了, 就搞一家贸易公司,卖水坭……”

“二道贩子呀……”阿梦话刚出口,就被小李子挡了回去:“什么二道贩子?还投机倒把呢!告诉你,这是正常贸易。有哪么一句话,叫做‘要么做一个痛苦的哲学家;要么做一个快乐的猪。’摆在眼前的选择太多了,老邓伟大呀!所以,我决定,从现在起,做一亇快乐的‘猪’!”

“哪小红……”

“小红是我的合伙人,以后拓展市场,少不了她。”

“你咋不早说呢?”

“你让我说了吗?”

……

下班了,我和小周一同走出办公楼,我说:“小李子不含糊, 这市场经济的大潮被他逮着了, 必能好好冲浪呢。”

小周:“人各有志,时事造人,机遇总会有的,就看你能不能抓得住了。”

“上次成人高考有消息了吗?”我问。

“刚接到通知,下星期就办入读手续了。”

我赶紧说:“祝贺你!真为你高兴。是哪间学校?”

“省社科大, 文秘专业。”

“呀!这以后咱可是同行……”

“谁和你是同行了。我报读的专业生源不足,最后才被划入文秘专业的。”

“是住校还是……”

“走读。而且都在晚间上课,去上课还没问题,坐单位班车去就是了, 可下课以后……这是我最头疼的。”

我赶紧说:“我去接你……”

“那可不行!凭什么你接我? 別忘了, 咱可是吹了的。”

“吹?我可没答应!”

“那也不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