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里人也

有故事的人也

 
 
 

日志

 
 

一路前行  

2007-10-30 20:27:1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前行,从西江吃到漠阳江。

出广州,上广佛高速,转向广三方向,车行没一会,已至三江汇流之地—— 三水,来三水,不喝水当说不过去。改革开放始,全国流行“痛饮广东水”,指的就是产于此地的健力宝、强力啤和顶津系列饮料,怎么办?想了想,干脆将“三水”买上,置于车后,慢慢享用不提。

这就到了马房,停车开吃——

喔,马房,地处肇庆,三水,四会三地交汇处,实也还属佛山地界,一座铁路公路桥横跨东西,这就把西江给打通啦。桥西,一遛的河鲜访,吃的就是这西江的生猛活物,三地居民多往这来,广州人当不人后,早把舌头也抻到此处。点了条西江鲈,清蒸,再一盘白灼河虾,姜葱炒蚬,时令苋菜,沙贝煮粥,齐了。

攴罢,发现小腹已鼓,抹了一把腮帮子,买单,71块5,小姐嘴甜, 说: “老板高兴,就收70 。” 这就谢过,一路前行。

 

停车处,肇庆也,史称端州,那端砚自古出名,不用说,除此之外,这的裹蒸粽早己闻名三江,无论春夏秋冬,售卖不断,早巳超越了瑞午节时令食品的范畴了。进得端州,早被那漫城棕香吸引,停步,先就整了个不大不小的分而食之,将刚刚腾出的一点胃又都装滿了。这会才发现,人这胃真的就那么大,太多的东西它可真的装不下。再问,怎么办?有提议说运动运动,助助消化,于是决定游星湖,爬上天柱岩观七星美景,果然奏效,下的山来,觉得肚内空了,这就上车,出端州,奔高要。

一路前行。离端州也就20里地吧,抬头看,近处就是明哥饭店!停车落座,不必点菜,报人头就行。这只吃一样,5斤以上的西江鲩,10斤以上的品质最佳,那得看你人头够不够—— 你吃得下吗?!

多少客官,千里迢迢汇集端州,不为那砚,也为这鲩而来的,如二者均得,不乐坏了看医生,您找我!

而这鲩在10斤左右,则肉更美,味更足,尽可将这西江吃法一桌通杀。计有鱼头会同豆腐香莱做成汤,接着是溜鱼片,姜葱焗,五柳腩, 桔香红烧, 铁板鱼肠, 清蒸鱼尾, 这一条鱼,您还需要吃饭吗?

尤以这清蒸鱼尾, 印证了粤人<<食鱼经>> 之: “ 鳙鱼头、 鲩鱼尾、 鲢鱼之腹甘且旨 ” 的要义,  透着一个舒服!

……

看天色不早,满意地掂着早已鼓起的腹部,爬上车,一路前行。

车至新兴,看路两边尽是温氏集团的场院,鸡鸭遍地,不行,这的鸡新鲜,错过了,实在可惜!停车,进的是一家名唤作“翠微”的农家院,言明就是吃鸡,别的免提,院老扳回身就进了厨房,半个多小时,一盆清汤蔒鸡就端上来了,香气四溢,各人早动起手来,这就一人一碗喝将起来,嘴里却说“凭的好喝!”细观之,汤里就一块姜、二根小葱、三颗红枣和四五粒杞子而已,但咋就是一个香,放不下碗!

叹一口气,就听同行的说“域市人啊,您可怜吧!您喝过这一等一的靓汤吗?!”

——待汤盆见底了,各人还抓着碗不愿放下,喔,这鸡汤,着实让人难忘。

 

一路前行,夜幕下,漠阳江碧波荡洋,将两岸的灯火摇恍着,向岸上的人盛现着妩媚。这就到了春湾,住下,赶明再行。

二天早起,遛了春湾古镇,老榕树下观后生晨练,老者下棋。这就游了龙宫岩、石门阵,登车抵达阳春,未及偈脚,再看了崆峒岩,这才回头东湖住下,密谋开吃——

阳春的名吃当属邓家猪手、春砂仁焖鸡和白切狗,另两样没上台面,分别是清水猪仔汤和漠阳江的艇仔粥。想想,说不定这清水猪仔汤和艇仔粥或别有洞天呢,这就寻去,终在红旗路的一处辟静处找到,却见原是一口大锅,果然只就是一锅清汤,通透见底,锅里煮着的正是仔猪,见内里确未放任何汤料,吃时方是从锅中捞出肉,这才切成小块,盛于碗中,就直接从锅内掏上两勺原汤倒入碗內,转身即交于吃客手中,或坐于抬前,或自便,均是一色埋头大口小口的吃。想如此这般,其味定有特别?这也就来上一碗,学那食客样,墙角处一蹲,也就呼啦呼啦地吃将起来,那感觉也还真不错,这汤才算是原汁原味,无一点肥腻感,肉质爽甜,竟品出些许脆脆的嚼头 —— 说它是隐于市野的名小吃,还真就是那么回事。

而漠阳江也就在红旗路不远处,转了俩弯,就见着了横跨江两岸的漠阳江大桥。登桥,往江两头看,确见江岸泊着许多蓬船,这船体比乌镇的乌蓬船可就大多了,细看和机帆船差不多,但明显的动力系统均已拆除,问及左右才知,这是阳春特有的景象,原也是逋捞鱼获的渔船,船至报废,就索性将动力系统拆掉,简单改造,这就成了住处,或卖,或自住,飘于水上,泊于岸边,成了新一代的水上人家,讨生活,生儿育女,都在这船上了。

我突然生出些许感叹,难不成就还是“蛇生蛇,龙生龙,老鼠生来就打洞” 的当口,属命论说法却还在延续着?不是说什么城乡差别缩小,贫富差异俞合,可这……想当年广州解放,为解决飘荡于珠江的艇上人家,政府花大力,多方面,多渠道寻求解决,经过不懈努力,当最后一批艇上人家搬进渔民新村之时,全社会都在欢庆!怎么眼前…… 我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初级阶段——”朋友说,我这才回过味来。这才想起是要到船上吃艇仔粥,可这会我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好象不是去吃粥,倒有点象偷窥人家的莙境和张扬自我的阔卓一般。当然, 这碗粥,到底是没吃出味来。

 

晚上,终把邓家猪手,、春砂仁焖鸡和白切狗吃进肚里,三样确是好东西,可我们犯错了:应该是一顿吃一样,我们是三样一块吃,完了,除了撑的肚皮痛,弯不了腰,连说话都要向着天,生怕稍低头,那还顶在喉咙里的不知是猪手耶或鸡呀白切狗什么地,就得掉出来!

一夜无话,早上醒的晚,十点了,才起程向着海陵岛,一路前行。

海陵岛果就是一个海天一色,金滩银滩的,好地方一点无错。一伙人楞要到海上钓鱼,我也就随着去,离岸不久,就被那海浪整的连昨吃进去的猪手、、春砂仁焖鸡,还有白切狗全贡献给海里的鱼儿了。

赶紧弃船上岸,方才觉得脚跟稳当。把车开的摇摇晃晃,这就又说找那渔村吃海鲜!渔村还没找到,却被那满街的海味鱼货吸引了,一行人买了不少,不管你怎么严严实实地包裹,这满车的鱼腥味伴随着余下行程已是肯定无疑的了。

找到渔村也没用,渔船并未归港,此时肚子开始敲鼓,这就寻了家海鲜真味饭店,经不住店家的吹,依了她,就点了一条二斤6两的石斑,别的就不说了—— 待那条石斑上桌,分明就是一条非洲鲫吗!那里是石斑?

——完了,这才发现进了黑店!

不行,和丫的理论!这话刚说了两句,就见从厨房出来了几个大汉,上身光着,胯上人均一条“四季”,手上拿着菜刀,没拿傢伙的不是叉腰就是瞪眼,反问“这谁呀?敢说大爷这卖的不是石斑!”“说话呀?!哑吧啦!?……”

您说,这饭还能吃吗?咬咬牙,就用了石斑的价,买了条上桌的非洲鲫,然后一碗给丫扣在当桌上,抬脚出店,扬长而去。

 

余下行程没法玩啦!这心情,坏了! 也就离岛, 上开阳高速, 奔佛开, 3个小时, 已在家中喝茶了……

这趟玩的, 没玩好!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